管理方式跨行业可行吗

100000+ 2017-11-14 09:03 企业管理杂志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刘永行——顺势  明道  习术

主持人:     秦 朔 

                    中国商业文明研究中心CEO

                  

                    苏 勇

                    复旦大学东方管理研究院院长



访谈对象: 刘永行 

                   东方希望集团董事长


访谈时间: 2016年09月13日


访谈地点: 新疆昌吉州吉木萨尔县

                   东方希望有色金属有限公司总部



秦 朔


我记得你从1980年开始创业做饲料,2000年左右进入重化工。


刘永行


2002年进入重化工。


秦 朔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你下那么大决心进入重化工,是因为缺资金要找去处,还是觉得管理能力也可以移植过来,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


刘永行


我觉得将做饲料公司的管理方式、工作方法如果移植到重化工可以做更大的事。做饲料有一个局限性,当时每个饲料厂都比较小,都有一整套保护企业的外围机制,比如说围墙、保安。所以劳动效率不是很高,跟西方相比,人家几个人你就要一百多人,我们现在也要三四百人,大部分是被中国人的诚信缺失所耽误。但是边际非常大,所以每平方米的分摊很小,每万人、每千人的外围的分摊很小。


秦 朔


辅助性的东西。


刘永行


我认为把我们的理念移植到做工业的话,可以提高效率,可以让我们的效率赶上世界先进水平,而饲料行业不容易做到。


秦 朔


那时候做饲料,跟正大竞争,我觉得你那个时候也积累了很多管理经验。我记得以前写书的时候也用过一些,比如说你们正气正派的文化,还有点点滴滴追求合理化。我记得去一些地方,塑料袋2元钱你也关注,然后很重视产品质量,对于消费者的诚信也很重视。那个时候你还是积累了基本的管理心得,还包括投资方面的一些方法。


刘永行


我们的三大观念就是做饲料时形成的。基本上一个字都没有改,就移植到重化工,只不过这两年我们又在三大观念上面另外加添一个哲学原理,我们叫哲理观念。


秦 朔


哪三大观念呢?


刘永行


首先是价值观。第一条诚信、正义、正气;第二条榜样教师教练,干部怎么带动员工;第三条做小事,事事追求点点滴滴合理化;第四条竭尽全力创造企业的相对优势;第五条为消费者付出多一点,公平多一点。其次是投资观念,既好又快,还要消除一切形式的浪费。以前是既好又快,还省。最后我们把这个“省”用十个字把它代替了。就是“要消除一些形式的浪费”。因为还省的话,意味着抠钱,就容易买到质量不好的东西,我们就把它加成消除浪费,还要消除一些形式浪费,这是我们的投资观念。最后一个就是管理观念。


秦 朔


当时有这套东西的时候,你觉得把它移植到重化工是适用的吗?


刘永行


对。


秦 朔


刚刚开始进入的这个项目,能够完整地实施自己的理念是在哪个地方?当你自己开始整个介入的是哪个项目?


刘永行


应该是在包头和山东。


秦 朔


包头是氧化铝?


刘永行


包头是发电厂、电解铝。然后下面是氧化铝。


秦 朔


这两个工程大概是哪一年?


刘永行


包头的项目是从2002年开始的。之前我们一直进不去,做重工业想了十年时间都不敢做,实力也不够,也不知道该怎么做,知识缺乏,人才缺乏。但是我们一直在积累。之前做的话因为风险太大,不确定因素太多,不能连累我的兄弟们。所以我们在1995年的时候分家,分家之后我可以自己来做。但是分了家之后还是不敢做。当时我觉得做哪里都进不去。最开始我想做钢铁,进不去。做汽车也吃不准。那几年我就在全国各地考察。后来有一次机会,我们同时也考察了发电,我们跟山东当地一家国有企业,是一个小铝厂,一万吨的小铝厂和电厂,他们要做电解铝,邀请我去。我提出了两个要求,第一个我要控股;第二个规模不能那么小,要具有十个这样规模。这两个要求得到了满足,我们就控股成立了新化希望,这是我们进入的重工业第一个项目。虽然它的规模不是很大,但是投资了四五亿,是检验我们观念的一个小平台。生产是他们,招标是我们,财务是我们,营销是我们。他们管生产。我们招标招完了,我觉得我们能够做了。但是我觉得那不是很理想,因为他们没有资源。煤要从1000千米外的内蒙古、山西运过去,而且几吨煤才能生产出一吨铝。我说为什么要运煤呢?应该运铝,而不应该运煤。因为运煤的话,大量的能源浪费在运输上,还造成污染。另外那个地方是土地金贵、人口密集的地方,环保容量也不够,所以我想一定要在宽阔地区,按照大自然的规律来做,煤在哪里,我们工厂就在哪里,而不要去运它。所以我就想到鄂尔多斯,包括新疆都考察了,但是没人接待。到了包头,包头政府非常迫切,因为他们有一个铝厂,他们早就规划了一个大铝厂,规划了好多年,但是没有人去投。所以他们非常积极。本来我不打算在那里,因为它也不能完全实现我的理想,我一定要在宽阔地区,把煤送到工厂,不要运输,而那地方还要运输几十千米。但是那个地方政府重视,所以我们就同意了。就在那建了第一个我们完全自己建的重工业,结果建得很成功。当时机会也好,很成功。我们建厂之后,马上发现买不到氧化铝,没有上游。那个时候很奇怪,所有的上游都是集中在一家央企里,他们不卖给我们,我们只有到海外去。我们跟澳大利亚签了三年合同,但是拿不进来,因为没有进口许可证。那时只有两家公司有,一家是央企,还有一家是民营企业,所以我只能委托他们来进行。结果我们一年损失几个亿,就是没有进口许可证。我就想一定要建立自己的氧化铝企业。当时把氧化铝说得神乎其神,技术难度很高,投资也很大。确实是,一个不大规模的企业,都要投资一两百亿,而且要建好多年,占地都是上万亩。我到河南去,找到河南的领导,说了我们的理念,说服了河南的领导。他们把这个项目给了我们,所以我们就开始建这个氧化铝厂,那时折腾得太厉害了,差点倒闭。


秦 朔


还有宏观调控的阻力,以及资金和设计的困难。那一段日子很难忘。


刘永行


但是不管怎么样都过去了,而且我们成功了。



本文摘自企业管理出版社的热门书籍——《改变世界(二):中国杰出企业家管理思想精粹》,标题及小标题为编辑所加。




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按钮

可获取更多图书详情和购买链接

100000+ 分享给好友
标签: 管理  方式  跨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