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判死刑!这个最敢说真话的中国美女,她的人生可歌可泣!

100000+ 2017-12-07 11:00 姚之彼方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来源:德国优才计划,已获授权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残酷,

残酷地把人最美好的希望打碎,

然后,

又试图把碎片粘起来,

但是面对被残害的生命,

谁能给她一个说法?

于是,

有人想把它偷偷埋掉,

想连个墓碑都没有,

但是,

这不是一个没有墓志铭的世界……



这个曾经最美丽最勇敢的中国女人,

她那令人哭泣而悲壮的短暂人生,

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不能不说!


她,就是张志新



1930年12月5日,她出生于天津,

父亲参加过辛亥革命,有很高的音乐素养;

母亲毕业于山东济南女子师范学校,

两人都从事教育工作。

她上有三个哥哥,下有三个妹妹。


儿时张志新


照片里的年少时的她,

一头黑色瀑布般秀美的头发,

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

一张充满青春气息的脸庞……

无论是谁,

都可以从这张“老照片”中,

读出“美丽”二字。


而她在父亲的熏陶下,和妹妹们,

打小还对音乐有着浓厚的兴趣,

常随父亲出演音乐会,

每次都少不了“弦乐三重奏”,

一时间,张氏姐妹成了天津有名的才女。

解放后,妹妹张志惠,

在中国人民大学附属小学当音乐教师,

妹妹张志勤则成为,

中央乐团的首席小提琴手,国家一级演员。



她从小就很懂事,

在照顾好妹妹的同时,

还能始终保持着拔尖的成绩。

1950年,高中毕业后,

她被保送到河北天津师范学院教育系。

同年,朝鲜战争爆发,

满腔爱国情热的她,竟毅然投笔从戎,

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

当时部队急需俄语翻译,于是20岁的她,

又被保送到中国人民大学学习俄语。


在中国人民大学的那段岁月,

是她一生度过的最美好时光。



在同学、老师的心目中,

她几近完人,亮丽得让人嫉妒,

长得好看,学习勤奋,多才多艺,

是学校舞蹈队队长,

最擅长跳英姿昂扬,节奏明快的蒙古舞,

可以想象那时漂亮的她多么的青春可爱。

能弹吉他,会拉小提琴,

多少男生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可她都不为之所动,直到遇见了他。


1952年,她以优异成绩提前毕业,

在人大俄语系资料室工作,

因此结识了哲学系的团委书记曾真,

她青春靓丽,他成熟可靠,

两人相识相爱,

不久他们就共同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婚后育有两个孩子。




热血青年的她还早早加入了共产党,

1957年,她和丈夫同时被调往沈阳工作,

后来又被调到辽宁省委宣传部当干事。

从事自己热爱的事业,

又拥有着幸福的家庭,

她的人生可以说很圆满了,

年轻美丽,才华满满的她,

本就应该这样一直幸福下去!

可她偏偏还有着一颗忧国忧民的心,

这也将她彻底的推入了,

之后万劫不复的深渊!



她十分关心国家大事,

妹妹张志勤对她在政治上超常的见解,

至今仍记忆犹新:

“我两次到沈阳演出时都去看姐姐,

她特别关心国家大事,

思想境界不只是限于自己生活的小圈子。

有一次她竟哭着说:

大跃进极左到了弄虚作假报产量,

产不了那么高,

农民就把每个月可怜的那点儿油,

往地里倒。

我当时无法理解她为什么那么痛心。

她真的是忧国忧民,关心的是国家的命运。”


张志新和孩子的合影


时间来到了1968年,38岁的她,

进入了自己命运的转折点。


性格外向,浪漫的她,

与丈夫的关系不亲密了,

因为“文 革”刚开始时候,

他们就分成了两派,

站在了各自的政治立场。


有一天,她到一个女同事家,

借江青的讲话资料,闲聊了几句后,

这位女同事开始劝她站到革命派一边,

她却说:

“我考虑的不是这一派,那一派的问题,

我考虑的是文化大革命的问题,

我觉得文化大革命好多问题,

我不能理解。”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没想到,

这同事竟把她的话偷偷汇报了上去。

很快,她就被揪出来做批斗,

还被下放到盘锦五七干校去学习。

可她面临这样的境况,

还是坚持自己的真实想法,

对那场运动仍旧提出许多质疑:

文化大革命的一些做法,是否非得那样做?

群众中刚出现戴忠字时,我就有想法。

过去封建时代讲忠,现在还搞这个干什么?

再过几十年,

看看我们现在和领袖的关系,

就象我们现在看从前的人,

信神信鬼一样不可理解。


如此敢言“无可救药”的反革命分子,

不整她整谁?

于是1969年9月24日,

她被捕入狱,

从此,开始了长达近7年的牢狱生涯。



原本上面打算只要她认罪,

判几年就可以了,

但她却始终坚持自己无罪,

还公开反对江青,为刘少奇叫屈。

审判意见稿送到军代表那里,

军代表连写了“六个恶毒攻击”,

结论是“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好在,当时辽宁省最高负责人发话,

留个活口当反面教员,不杀为好,

她才被改判无期,侥幸躲过了第一次死刑。


1968年11月,

她在监狱里给妹妹写了一封信,

信上嘱咐妹妹张志勤要常看望父母,

并交待父母容易得什么病,

该准备什么药。

也许是自己婚姻的不幸,

她对自己的女儿和还未成婚的妹妹,

有了过多过早的考虑。

她说:“女孩子小时不能总穿新衣服,

打扮得特漂亮,这样她长大后,

就会只注意外表,会虚荣,

一定要让她把精力用在学习上,

经济上要独立,人格要过得硬。”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

张志勤才终于明白,

这是姐姐在交待后事啊,

她是早已准备好,

义无反顾地捍卫她心中的真理,

甚至不惜以生命为代价!



面对当时种种被扭曲的现象,


她独自一人在黑暗中探索答案,
最终,她勇敢挺身而出,
公开阐明自己的观点:
“文化大革命这么弄下去,


就剩几个样板戏,

唱唱语录歌,祖国的艺术

不是越来越枯竭和单调了吗?”



在一次批斗会上,她还公开提出:
“强迫自己把真理说成错误是不行的,

让我投降办不到。

人活着,就要光明正大,理直气壮,

不能奴颜婢膝,低三下四。
我不想奴役别人,也不许别人奴役自己。
不要忘记自己是一个共产党员,
不管出现什么情况,都要坚持正义,
坚持真理,大公无私,光明磊落……”


她对当时普遍存在的个人崇拜,

也提出了批评:“无论谁都不能例外,

不能把个人凌驾于党之上。

对谁也不能搞个人崇拜。”



如今我们来看她的话语,
会觉得她仅仅讲述了一些常识。
可在那个集体盲从的时代,
她的言语,却足以招致灭顶之灾,

反扑越猛烈,代价越惨重!




张志新与儿子和女儿的合影



之后这个始终不肯随波逐流,

不去认罪的她,

在那个疯狂时代的监狱中,

究竟会是怎样度过的?

可以想象,但却不得而知。


肉体上的折磨,也许对视死如归的她,

早已不算什么。

也许更难承受的是精神上的折磨。

不久后,一封离婚判决书,

就送到了她的面前,

她看到后,只是平静地说:

“离不离婚,对我来说已没有什么意义了。”


然而拿到离婚协议书的那天晚上,

一向坚强,无论被如何侮辱,

都不曾掉过眼泪的她,

却整整哭了一夜……



从1969年9月24日被捕入狱,

她就与家人、亲属完全隔绝,

这期间,三哥曾去沈阳监狱探望,

却被拒之门外,最终无功而返。


与亲人隔绝,与理解隔绝,

与人性隔绝,与爱隔绝,

她每时每刻都在为真理,

承受着肉体上与精神上的折磨。



1973年,她被认定为,
“仍顽固坚持反动立场,
在劳改当中又构成重新犯罪”,
再次被判处了死刑,
可这一次,她怎么也躲不过了……




1975年4月3日,

东北的天还冷得叫人害怕,

想必那一定是一个异常凄冷的夜晚

......


1975年4月4月,清明节的这一天,

她被残忍执行了极刑!



“弹中头部一枪击毙”,

她的刑场执行记录只有这寥寥8个字

......

她的死令人椎心泣血,

四溅的血液抛向空中,

留在了杀人者的手上,

留在了早春四月凛洌的风中,

而她,离开了这个世界,

仅仅是因为说了真话,

她的生命就此永远停在了45岁!



而家人获知她的被害是突如其来的。

妹妹张志勤说:

“1976年6月的一天,

辽宁曾经来做过外调的那个人又来了,

他说:‘张志新早就处决了!’

我哗的一下全身只往下沉,

强忍着眼泪和悲痛,半天才说:

我姐犯了什么罪,到了枪毙的份上?

他们冷漠地回答:现行反革命,

不处决不足以平民愤。

我们来是找她母亲处理衣物的。


而她的母亲,这位年迈的老人,

得知消息后悲痛欲绝,

三天没有起来,整天蒙着被子含悲啜泣,

因为怕被人听见,不敢放声痛哭。

直到第四天,

她的母亲才坐起来,怒向东方,

一字一句地说:

不看到给志新昭雪的那一天,我死不瞑目!


也许是冥冥中的力量,

这位老人幸运地等到了,

女儿冤屈昭雪的那一天。

  


1978年,辽宁法院宣布:

张志新案撤销原判,平反无罪。

1979年,中共辽宁省委作出决定:

追授张志新同志为“革命烈士”。

辽宁省省委第一书记任仲夷说:

“张志新案件是奇冤大案。

她的死是非常惨烈的。

我们应该好好学习她的精神,

学习她那个五不怕,

不怕打击、不怕罢官、不怕坐牢,

不怕离婚、不怕杀头。”


同年,人民日报刊登了题为,

《敢为真理而斗争》的长篇报道,

介绍张志新事迹。

一时间,“张志新”家喻户晓,

人们这才知道曾有一个,

叫做张志新的美丽女人,

她的故事,她的身体,她的血液,

令人夜不能寐,泪水横流。

诗人们写下如潮的诗歌去纪念她:

“她把带血的头颅,放在生命的天平上,

让所有苟活者,都失去了―――重量。”

  “法律呵,怎么变得这样苍白,

苍白得像废纸一方;正义呵,

怎么变得这样软弱,软弱得无处伸张!”

......


可没过多久,

她又再次消失在大众的视线里,

张志新是谁?

恐怕现在40岁以下的中国人都不知道。

她仿佛就未曾来到过这个世界!



胡耀邦曾说过:

认识到自己的奴隶地位,

为之而奋斗的同志是革命家;

过着默默无闻、浑浑噩噩,

奴隶生活的人是奴隶;

身为奴隶还赞美自己的奴隶生活的人,

是奴才,是无耻之徒。


而有人说:世界上实际没有英雄,

萨特在《死无葬身之地》中描述的几个人,

在面对可能被敌人杀害时,

也并不是临危不惧的,

他们都有不同程度的恐惧,

所以他们都做了叛徒,最后都招了假供。



而在那段岁月里,她能有几种选择?

可以趋附,可以自保,可以卑贱,

总之,都可以活下去,

可她偏偏却选择了最难的一种,

那就是,用生命为真理去呐喊!

她不愿做奴隶,

也不愿做奴才,她要做人,

一个顶天立地、光明磊落的人!


暴力可以掩盖美丽,

但却不能消灭美丽,

她行走于历史刀锋之间,

死于黎明前的黑暗,

留下了醒世的苍凉。


-end-

我们是一个艺术类公众号,偶尔给你讲段子

▼点击原文链接, 给深山里的孩子们多一份希望!

100000+ 分享给好友
标签: 人生  死刑  真话  可歌可泣  被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