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求求你别再舔了……姐姐要回来了,快停下啊……

100000+ 2017-06-07 18:50 大地书盟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林微安捏着验孕棒,一瞬间有种一万只羊驼奔过的感觉。 


    手机铃声不断的响着,她扫一眼手机上的名字,心狠狠的一抽,像吞了一万只苍蝇一样恶心!

    她随手划一下手机屏幕,就把手机丢在洗手台上。

    冲水声都掩饰不住张鑫海那恶心的声音:“我告诉你林微安,你别给我耍花招,快点来民政局见!这个婚,我离定了!”

    不等林微安说话,一个嗲声嗲气的做作声音响起,“哎呀,你和她还有那么多废话,你有没有在乎过我的感受……”

    听着她的声音,林微安差点把隔夜饭都吐出来! 


    “宝贝儿,我也没说什……”

    不听他们继续恶心人,林微安随手把验孕棒丢在纸篓里,拿起手机,提起放在门外的皮箱往外走。

    不想让张鑫海觉得她是故意拖延,所以离开他家,林微安就直接打车去民政局门口等。

    林微安以为他急着离婚会提前到,至少不会太晚。可眼看到11点了,工作人员要下班了,也不见他的人影。

    她不耐烦的打过去催,还没等她说话,他更不耐烦的声音就传了出来,“把我手机号删了,以后别给我打电话!我老婆不高兴!”

    “你以为我想打给你?要不是想早点和你脱离夫妻关系,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你一眼我才不会打给你!”林微安嘴里说着狠话,委屈的眼泪在眼睛里打转,视线被模糊。

    她眨眨眼,不服输的骂道:“我的结婚证上写着你的名字,我觉得恶心!恶心知道吧!快点滚过来,把事儿办了,别逼我把离异变成丧偶!”

    “你怎么说话呢!”

    烦人的女声响起,林微安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就这么说话,不爱听别听!嫌我烦,就快点让张鑫海滚过来!我耐心有限!”

    说完,她挂断电话。 


    拢了拢肩上的背包,林微安茫然的看着进出民政局的男男女女。 


    结婚三年,老公出轨。

    虽然当初结婚的时候她说:她林微安只有丧偶没有离异。如果张鑫海敢背着她找小三儿,她就废了他。 


    但毕竟杀人犯法,她也只是想想。

    她从没想过这个想法会成真! 


    当她看到一辆急驶而过的白色大众穿过逆行车道向她冲来。她呆在原地,无法动弹。

    就在死亡向她逼近时,另外一辆车从她身边经过。

    车内司机见到白色大众冲过来,反应极快,急打方向盘,紧踩刹车,冲在了她身前阻挡那辆逆行的白色大众。

    车轮与地面发出的刺耳的摩擦声。随即“碰”的一声巨响,两车相刮。

    只是跟在他后面的卡车却没那么幸运了,大概没想到会有车突然逆行,看见白色大众冲过来一刹那,虽然卡车司机也急打方向盘,没有迎面撞上,但卡车却因为急转弯,重心不稳,侧翻过去。

    卡车上装满了泥沙,倾刻间,白色大众被埋在泥沙之下! 


    林微安惊得张大嘴巴都可以放下一个鸡蛋!

    不是因为受到惊吓,而是因为那辆白色大众她怎么看都觉得眼熟,越看越觉得是某渣的车!而这辆车被压在泥沙之下! 


    真的离异变丧偶了?

    林微安打了一个激灵,匆匆跑向事故现场方向,并拿起手机拨打110。 


    走近了才发现车尾露在外面,林微安的心一跳。

    有那么一瞬间恍惚,她猛地跑到车尾。 


    看到车牌号的一瞬间,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围观群众涌上来,对着被掩埋在泥沙之下的车唏嘘:这车里的人,怕是凶多吉少。 


    真的……丧偶了?

    林微安的脑袋“嗡”的一响,愣在原地。

    一个男人走拨开人群挤进来,看了一眼现场情况,脱掉西装,撩起白衬衫袖子,对众人道:“救人要紧,愿意出手的帮忙挖人,不想动手的劳烦找点趁手的工具,谢谢!”

    说着,他自己先拿着不知从哪捡来带着铁钉的木板挖了起来。 


    他的动作很快,丝毫没注意到铁钉划伤了他的胳膊。

    也许是他的行为感染到其他人,大家找工具的找工具,动手的七手八脚的帮忙挖人。在交警和救护车来之前,车已经被挖出来。

    车的左前方几乎被压扁,透过破碎的前挡风玻璃能看到里面染着斑斑血迹的两个人。

    驾驶座上的人已经没了人形,另外一个人发出轻微的呻*吟声。 


    “快,那女的还活着!”

    不知谁喊了一声,紧接着第一个冲上去的男人立刻去拉车门。 


    车门却被变形的车子卡住,根本拉不开。他努力了几次,也没能成功。

    还好,警车和救护车赶到。消防队很快也赶来强拆了车门,女的被救出来,而男司机则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林微安看着一地的血,脸被吓的煞白。

    一双手捂住她的眼睛,富有磁性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不能看就别看了,一地血污,也没什么好看的。”

    林微安还没说话,有个警察喊道:“死者身份查出来了没有?通知家属过来……”

    林微安猛的扒开捂住她眼睛的手,顶着煞白的脸走上前去,“我是他的……妻子。”

    说着,林微安回头看一眼捂住她眼睛的男人,冲他感激的点点头。 


    随即转过头,配合警察调查。

    大概她看上去摇摇欲坠十分可怜,也可能是别人觉得她亲眼目睹了老公的死很可怜,周围的人纷纷对她露出同情的目光。

    那个捂住的眼睛的男人,正是第一个冲上来救人的那个人。他把丢在地上的西装捡起来,盖在她肩头。 


    他闷了半晌,才说道:“节哀……”

    林微安不知道此时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张鑫海的死,她把背挺的笔直,想装的不在意,可一想到张鑫海为什么死,她就想笑又觉得悲哀。

    不想再思考这个问题,她甩甩头,扫一眼他胳膊上还在渗血的伤,“要不要看看?” 


    他看一眼伤口,脸上满是不在意的表情。

    “钉子有铁锈,至少快点清洗一下,打个破伤风针什么的。”林微安劝道。 


    他点点头,转身就要去找护士。

    一个警察走过来,问林微安道:“你认不认识在副驾的那个女人?” 


    “不认识。”林安徽冷冷的回答道。

    大概的反应太过冷淡,那男人又回过头来看她。

    林微安讽刺的笑一下,指着民政局的大门说道:“我们今天来办离婚,因为她。”


“那活该。”他随口一说,随即就去找护士了。 


    因为他也是事故责任人之一,也得去交警大队。

    而林微安作为目击证人和死者家属,当然要一起到交警大队。 


    也是这个时候林微安才知道他的名字。 


    周骏廷。

    林微安做完笔录,签了字,张鑫海的父母赶过来。 


    “这怎么回事?我儿子出车祸,不让我们去医院看看我儿子,跑交警队来干什么?”

    张鑫海的母亲曾云看到林微安,脸上露出一丝厌恶。 


    交警把张鑫海的死告知他们,曾云一脸呆滞的听完。

    半晌才歇斯底里的凄声喊道:“你说什么!这不可能!不可能!”

    “警察同志,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张鑫海的父亲——张宇航也一脸不敢相信。

    “没有,死者的妻子亲自确认过,而且肇事车辆确实也是张鑫海的车。”他说完,又补充道:“你们一会儿可以去火葬场确认一下尸体的。”

    只是交警的最后一句话,他们根本没听,曾云就向林微安扑过来,抬手就往她脸上打,“我让你咒我家大海死!看我不打死你!”

    只是她的手没能落下,被人钳住。 


    林微安回头看去,是他。 


    “在警察局打人,有渣男,必有渣母!”

    林微安听到他的话,如果不是心情和精神状态都太糟糕,一定会笑出来。

    曾云一听,惨白的脸顿时被气的铁青,“你是个什么东西!管我家的事儿!”

    “你是什么东西,我就是什么东西。”男人一本正经的说道,又露出嫌恶的神情,“和你是同类,也挺恶心的。”

    “你,你……”曾云被他气得胸口剧烈起伏着,指着他,半天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林微安你这个贱*人,你和大海还没离婚呢,就不要脸的贴上别的男人了!”她骂不成周骏廷,就过来骂林微安。

    没等林微安反驳,周骏廷又随口说道:“嘴真贱。” 


    虽然没指名道姓的,但一直骂骂咧咧不休的人是曾云,这是在骂谁,就不言而喻了。

    周骏廷说话惜字如金,但却字字见血,听着还真是……爽! 


    不少知道张鑫海渣事迹的人,不禁叫了声好。

    这更让曾云气的火冒三丈,她回头找目标,但这里人这么多,根本找不到是谁喊的。

    “先别和她计较这些,看大海要紧。”张宇航扶她坐下劝道。 


    曾云这才想起来,装失忆道:“我家大海伤的怎么样了?”

    负责这起事故的交警指着一张表签字处说道:“张鑫海开车冲进逆行车道,是主要事故责任人,应该负全责。在这儿签字,签字之后拿着票子去医院开死亡证明。”

    “我不签!你们骗我!骗我!”曾云歇斯底里的叫着,“开到逆行车道怎么了!撞人就不用负责了!哪个混蛋撞我儿子的!我要他好看!”

    交警对她充满厌恶,“要闹出去闹,这是交警大队,不是你家后院。你不是要见儿子吗?过来签字来,签字之后就能去了。”

    曾云狠狠瞪他一眼,低头刚要签字,看到张鑫海名字后面括号里“死亡”两个字,又闹起来,“你骗我,我儿子没死!”

    “这是公事,你儿子活着,我能把他写死喽?”交警不耐烦的又点了点,“签字吧。” 


    “我不签!我儿子没死!”曾云有点神经质的往后退。

    “妻子,子女和父母都有权签字,你不签拉倒。”他也来气了,说完就调头转向林微安。

    林微安之所以不签字就是不想惹麻烦,想早点和张家撇清关系。现在他找上她,她拿着笔,签也不是,不签也不是。

    “林微安,你这个贱*人没资格签字!”曾云恶狠狠的骂道。 


    林微安丢下笔,反正她也不想签!

    她转头对交警说句对不起,就要离开。 


    “谁允许你走了!”交警还没说话,曾云抢先骂道。

    “你是我什么人?你让我不走就不走?”林微安不再隐忍她的坏脾气,冷哼道:“我和张鑫海还有那么一点关系的时候,你是长辈,我让着你。现在我和张鑫海没关系了,你算什么?我让着你,还当我好欺负了是吧?”

    “好啊你!”曾云瞪大双眼,刚想动手,就看到周骏廷动了动,只敢骂道:“有男人替你撑腰,你牛气了!” 


    对于她这种窝里横的性格,林要微安不想与她多作纠缠,调头就走。 


    交警懒得和他们多说,直接把现场照片给他们看。 


    张家二老在电脑上一飞快的滑动鼠标,脸上的表情在震惊与不敢相信之间转换。 


    “大海!啊,我的儿啊……”曾云的惨叫声从林微安身后响起。

    这些都与她无关。 


    曾云的呼吸越来越重,最后看到照片中民证局的牌子,想到今天张大海是去干什么,顿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声。

    “林!微!安!”曾云像疯了一样瞪着猩红的双眼,面目狰狞的向林微安扑过去,“我要杀了你!”

    林微安看以疯子一样的她,顿时被吓了一跳,急忙向后退去。她已经退到门口,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门槛,被绊了一下,顿时失去平衡向后倒去。

    曾云见状立刻扑向林微安,想压在她身上,对她撕打。

    眼看着曾云脸上的表情越发狰狞,她的手即将碰到林微安的那一刻,她却连林微安的衣袖都没碰到,就五体投地的扑在地上。

    而林微安,则是被刚进来的人拉了一把,扯到自己的怀中,转危为安的躲过曾云的一扑,安然的站在局外看着曾云扑成狗啃屎。

    没有人同情曾云,只有张宇航急忙跑过去把她拉起来。 


    “哎呀,我老婆子没法活了。”

    曾云起来,磕出一脸血,如果这一下扑实了林微安,还不知道她会被压成什么样。 


    “姓林的你个贱女人,是要我死啊!”

    “没有谁要谁死,我倒是看到有人在作死。”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从林微安身后响起。

    他握着林微安的手,稳健而有力,仿佛能给予人力量一般,让人安心。 


    只是林微安回头看向他,心中一慌。有些不情愿的低低叫道:“闫总。”

    闫赫轩高冷的点点头,松开拉住她胳膊的手,却有隐隐的把她护在身后的姿态。

    “故意伤害他人,最轻的量刑也可以判三年,你动手前最好先想清楚了。”闫赫轩从容的说着满是威胁的话,还让人挑不出理来。

    可是,故事伤害最轻的处罚是拘役或者管制! 


    曾云不懂法,可她也知道打人是不对的。

    她又不甘心这么放过林微安,只好拿刀子一样的目光瞪着林微安。随即恨上了半路杀出来的闫赫轩。

    曾云一看清闫赫轩的脸,立刻疯了似的尖叫道:“是你!你们!你们!”

    曾云用颤抖着手指着我们,“谋杀!谋杀!这是林微安有预谋的谋杀!你们这对奸夫淫*妇谋杀我儿子!我要你们偿命!我和你们拼了!”

    说着,她冲到交警面前,扯着交警的衣领,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样,“他们通奸!我儿子就是因为发现他们两个的奸情,才和这个坏女人离婚的!他们被我儿子发现,所以就合谋杀了我儿子。”


    在场的人都被这个神转折惊的说不出话来,因为曾云的反应太过激烈,同情弱者的围观群众心理,下意识的认为这其中有什么猫腻。


 张鑫海就是偷拍了几张林微安和闫赫轩所谓的“亲密”照,逼着她离婚。 


    张鑫海不要脸,自己在外面找小三儿逼她离婚就算了。还搞一些下三烂的手段!

    林微安觉得恶心,只想快点结束这段失败的婚姻,马上同意离婚。因此才有了民政局前面的那些事。 


    这也是曾云口中那所谓的“通奸”证据。

    林微安冷笑。面对曾云的恶语相向,她甚至都不愿意解释一句。

    只是她的沉默,却让围观的人以为她心虚的连反驳都不敢。原本对张鑫海不耻的人,此时却对林微安指手画脚。

    “交警同志,你们看,她都默认了!” 


    闫赫轩同样没把曾云放在心上,他只关心林微安的态度。 


    “真生气了?”

    张鑫海拍照的事,可以说他也掺和了一份。林微安作为他的助理,与他接触自然就多,他想甩掉与景心的婚约,就利用了一把。

    林微安替压抑着心里的怒意,扯出一个公式化的微笑。“没有,我没必要为不相关的人生气。” 


    “怎么不相关,我是你上司。”

    “马上就不是了。”林微安随意地应道,“辞职信我已经放到你的办公桌上了。” 


    闫赫轩眯着眼睛,“我不会同意的。”

    “反正我是不会再去上班了!”林微安笃定的说道。 


    说着,她理一下包包的背带,准备离开。

    “谁许你走了!”曾云蛮横的档住林微安。 


    因为闫赫轩在侧,她不敢动手打林微安,她的态度却蛮横霸道。

    闫赫轩扫向她一眼,同时嗤笑一声,“她想走就走,还要经过你的同意?呵……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

    曾云在家作威作福惯了,哪里受过这样的气,顿时被气得哆嗦,“你这是什么态度!”

    “就是看不起你的态度。”闫赫轩淡淡地说道,“你这个女人胡搅蛮缠,还想让别人高看你一眼?”

    曾云疯癫的乱咬人道:“你们害死我儿子,杀人得偿命!你们还想走!?这可是警察局!我让警察抓你们!”

    “你说让警察抓人,他们就抓?警察局你们家开的?”闫赫轩毫不避讳的表露出对林微安的维护。 


    虽然她想说不需要,可又觉得有些不尽人情。

    好像看出她的纠结,闫赫轩低头对她说道:“你知道的,我这人有点护短,好歹你现在还是我的下属。” 


    林微安默然。

    他们两个说一句悄悄话,曾云却神经质的觉得抓住了把柄,指着他们两个道:“大家看看,看看!他们这不是有奸情,是什么!”

    “你的宝贝乖儿子自己冲进逆行车道,才引发的车祸,别人怎么让他冲过去?你像疯狂一样乱咬人,警察不去管疯狗,却怪路人被咬活该?你自己智障,别人又不傻。”

    曾云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她了半晌,才讷讷辩道:“那她为什么不解释?不解释不是让人误会她已经默认了吗!”

    曾云觉得自己挺有理的,可闫赫轩却勾起嘴角露出一脸轻蔑的神色,鄙视的看她一眼,道:“狗咬我一口,我还去咬狗一口?”

    “你骂谁是狗呢!”曾云气的脸色涨红。

    “行了,快签字去看你儿子吧,你不签,也别不让别人签!”交警也被她哭烦了,“你再胡闹,我就按妨碍公务罪把你关起来,你就不用见你儿子了。”



    曾云看了一眼张宇航,两人抱在一起痛哭起来。

    交警也没催促他们立刻签字,只对闫赫轩道:“闲杂人等都散去吧,这是交警大队,不是菜市场!”

    “这次事故的责任人之一,是我下属的员工。” 


    “我不是你的员工,”林微安被气笑了,扯着嘴角,骂道:“能不能别那么自恋!”

    闫赫轩镇定自若的摇头,“不能。” 


    林微安深吸一口气,“我的事,不用你管,所以,你可以滚蛋了!”

    “能不能别那么自恋。”闫赫轩玩味的笑着,把原话还给林微安,“我说的员工并不是指你,而是卡车司机。”

    林微安张大嘴巴,用力回想一下。好像卡车司机在填资料的时候,是写的他们的公司……

    因为如果真的是卡车的失误是事故的主因,那卡车司机是赔不出钱的。那他们公司会替卡车司机赔款,公司是需要出面解决。

    可这么一点小事,根本就不需要他闫大总裁亲自出马,只是她又挑不出毛病! 


    林微安气得睁大眼睛看着他走进去。

    闫赫轩又道:“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处理结果是什么?有什么问题,你和我的律师谈。”

    林微安瞪着眼睛,她很想问,找律师谈,直接派律师来就行了呗,为什么他要过来!

    交警当着事故三方人的面,把处理结果说一遍,让他们一起签字。

    曾云颤抖着双手,早就哭得站不直身体了,“我儿子就这么白白死了,啊?我们老两口就这么一个儿子,就这样被人撞死了,我们以后还怎么活……”

    闫赫轩对他们十分不喜,“什么叫被人撞死了?你儿子撞死别人,人家没叫你们赔已经很不错了。”

    事情已经到了尾声,林微安不认为自己还有继续待下去的必要,就准备离开,谁知曾云却纠缠上来。

    “林微安你怎么那么狠心!说走就走,连大海最后一眼都不看!”

    “最后一眼我已经看了,应该陪你们一起去的是医院住着的那位。”林微安对他们实在是同情不起来,“又或者,你们在暗示我,作为妻子,我有权要张鑫海留下来的遗产?”

    提到钱,曾云立马变脸,“那是我们给大海买的房子,和你什么关系!”

    林微安勾着嘴角,讽刺的笑了。房子?还有十年贷款没还,能值多少钱?

    她和张鑫海投资开的公司赚钱了,张鑫海才动了歪心思。这笔钱,他们却绝口不提。 


    “房贷是我们一起还的。”林微安故意说道。

    “你有证据吗?”曾云毛都不想拔的反驳道。


    林微安勾着嘴角,不在意的笑了笑,“那你叫住我做什么?”

    曾云梗着脑袋,强词夺理道:“虽然大海没了,可你们的夫妻关系还在,我们两个养老的责任,你还想赖掉不成!”

    闫赫轩正好路过,对身后的律师说道:“你告诉她,儿媳有没有责任管他们养老。” 


    “没有。”

    “听见了?”闫赫轩说完拉着还站在原地的林微安走了,“你是不是傻,还站在那里干什么,如果你真的想要遗产,我派人给你打官司……”

    “我不……” 


    林微安剩下的话没说出口,被闫赫轩捂住嘴,把话堵回去。

    出了交警大队门口,闫赫轩忍不住道:“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死板。你说你不要,他们就相信你?到时不还得天天找你麻烦!你就惦记着他们的东西,他们才不敢找你的麻烦!”

    林微安揉揉被他按疼的鼻子,憋了片刻才道:“谢谢你,不过一码归一码,我要辞职。”

    闫赫轩扫她一眼,“张鑫海都死了,你还非要离职干嘛?我不准,你突然走了,没人接手我会很麻烦。”

    “你就不怕我消极怠工?”林微安故意说道。

    “你不会。”闫赫轩笃定的说道,“突然离职得交违约金,小心我告你,让你赔得连内裤都买不起!” 


    林微安脸上一红,怒道:“你无耻!”

    闫赫轩不觉痛痒,走下台阶对她道:“明天准时来上班。”

    虽然林微安对他不满,可也知道他说道做到,只好乖乖回去上班,同时也准备找下一份工作。

    她以为,张家人不会再找她,没想到第二天,曾云就穿着一身素服,跑到她公司楼下堵她。


  林微安本打算来公司收拾东西,可从地下车库坐电梯上楼,才一出电梯就感受到周围人的异样视线。那些人偷偷的对她指指点点,让她想觉得这是她的错觉的机会都没有。

    “呦,你还来上班啦?咱们公司福利好,有带薪丧假,你不休啊?”与林微安竞争过总裁助理一职的郑琪阴阳怪气的说道。

    她才说完,与她交好的刘小珏接腔道:“她老公死了,现在她不是有夫之妇了,少了一层障碍,她更要抓紧时间爬床了,哪会把时间浪费在一个死人身上。”

    林微安又惊又怒。

    昨天张鑫海才死,今天他的死就传遍了公司,这让她很难不往闫赫轩身上去联想。虽然她生气郑琪二人落井下石说风凉话,可更气闫赫轩恶劣脾性!

    林微安正在气头上,想着要怎么和闫赫轩理论,却被好友一把抓住,拉到了茶水间。

    “张鑫海那个渣男真死了?”孟云清见四下无人毫不避讳的问道,她也不等林微安回答,又急急的说道:“你开车来的,肯定不知道,快去一楼大厅看看吧,张家那两个老不死的闹到公司来了。”

    林微安一听,顿时怒火中烧,立刻冲出去,跑到楼下。 


    “我们白发人送黑发人……没有了依靠……现在她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

    林微安还没走近,就依稀的听见曾云的哭声。当她挤入人群,周围满是对曾云二人的同情目光,还有对她的百般不顺眼。

    无名怒火顺着林微安的四肢,涌上头顶,差一点就控制不住要暴发出来。 


    她任由曾云装腔作势地抱住自己的大腿哭诉,心中默念十个数。

    就在曾云以为自己的奸计要得逞的时候,林微安突然问道:“你儿子的真爱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出来表现一下,怎么没见着她在你们身边怀念一下情人,体谅一下你们二老,一起悼念故人?”

    林微安的话一出口,众人哗然,心中八封的小火苗,止不住的往眉毛上撩。 


    “什、什么情人,你和大海恋爱八年,结婚五年……”

    “‘我告诉你林微安,你别给我耍花招,快点来民政局见!这个婚,我离定了!’,‘哎呀,你和她还有那么多废话,你有没有在乎过我的感受……’,‘宝贝儿,我也没说什……’。”

    林微安把手机里的电话录音放出来,曾云习惯性的霸道地站起来,抢走林微安的手机就往地上砸去。

    砸完之后,曾云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过激。她搓了搓手,勉强挤出讨好的微笑,“你们没办手续,就还是夫妻。你们一起那么多年,也不容易……”

    “之前你可不是这样说的。”林微安觉得和他们继续说下去也没意思,更觉得没有与他们客气的必要,“别整这些虚的,挺恶心的。说吧,你们来有什么事。”

    曾云听了林微安的话想发作,但还是忍住了,继续陪笑道:“你是不是怀孕了啊?我在卫生间看到试纸了。”

    林微安愣了一下,直接点头承认道:“对。”

    曾云顿时喜上眉梢,露出殷勤的神色,“你把孩子生下来呗,到时给我们养。你也不用担心有个拖油瓶不好嫁什么的,孩子就是我们的孙子,我们会好好把他养大,我会把你当亲闺女一样待,等你遇到好男人,我们给你准备丰厚的嫁妆,把你当亲闺女一样风风光光的嫁了。”

    “不。”林微安一点也没被他们描绘的美好未来打动,直接拒绝道。

    “你也太残忍了!”曾云一听她不想生,立刻变脸,“胎儿一个月就成形了,那是生命,是你的亲骨肉,你怎么那么残忍,不把他生下来!你不生他,就不怕杀生造孽,以后再也生不了孩子了吗!”

    “当初我还没和张鑫海结婚的时候,你就说结婚以后把我当亲闺女待。结果我成了你家生孩子机器和免费的老妈子。”林微安勾起嘴角,讽刺的笑了,“我会把他生下来,但与你们无关。”

    曾云激动的红了眼,“那是我孙子,怎么和我们无关!” 


    “孙子?如果是女孩呢?”

    曾云愣了一下,张大嘴,半晌忘记反应。 


    “闹够了吧?快回去吧,要不然我叫保安了。”林微安已经拿起工作用的手机,准备拨通保安室电话。

    曾云眼里闪过一丝算计的神色,趁林微安看手机的时候,上前把她的手机抢过来,往地上一摔,“我不走!我们没了儿子,就指望着孙子了,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也不体谅一下我们老了无所依靠!”

    林微安错愕片刻,看到她嘴角挂着得逞的微笑,顿时觉得自己太圣母了!

    “别忘了,张鑫海婚内出轨,我们正准备办离婚。那段录音有备份,你随便摔。”林微安满不在乎的说着,“张鑫海婚内出轨,是过错方,财产应该都归我。本来张鑫海死了,我不想和你们计较,既然你们不想让我得到安宁,那也别怪我无情了。”

    本来想看曾云自乱阵脚,她却镇定的装傻,“就一个房子嘛,给你也无所谓的,你还怀着我们老张家的孩子呢,总要有个落脚地的。”

    林微安愣了愣,威胁道:“我和张鑫海投资的公司,你就算不想给,我也可以通过法律手段争回来。”

    “你还要不要脸哦,我们老两口的东西,你也好意思惦记!”曾云眼睛不眨一下的说道,“看什么看!公司的法人代表是我家老头子,董事长也是我家老头子,我们自己的公司,给我儿子一个职位养家,你不要得寸进尺我告诉你!”

    林微安被气笑了,“你是来向我示威的?” 


    曾云得意的摇晃着脑袋,“我不介意把股份给我孙子一些的。”

    “你以为我会在乎这些?留着你爱给谁给谁吧!”她本来就不想争什么,说要争遗产也只是想让他们不来找自己的麻烦,“你们再不走,我就叫保安了。”

    面对林微安的不按常理出牌,曾云也愣了一下,随即脱口说道:“你这些年投这么多钱,你不在乎?” 


    说完,她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

    “说的好像是我在乎你就会把钱还给我一样。”林微安不心疼是假,但为了这些人渣坏了自己的心情,实在不值,“我就当养条狗,结果狗死了,我也不能找狗的原主赔钱不是?”

    曾云一听,顿时气炸了,扬手就向林微安打去,“你说谁是狗!你再给我说一遍!”

    林微安吓了一跳,往后躲去,但不知道谁在她身后拌了她一下,让她整个人都失去平衡,向后跌坐下去。

    一个惊恐的念头在林微安脑海里闪过——她的孩子!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

↓↓↓↓如果你没放弃,后面的内容会更加精彩哦……

100000+ 分享给好友
标签: 要回  姐夫  来了  别再  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