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检查身体,竟然让我张开双腿……

100000+ 2017-04-29 20:39 栀子欢文学网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书一段流年,只你共我

01

  酒店,总统套房。

  男士的西装、衬衫、领带,女士的黑色蕾丝bra、内裤、OL套装凌乱的扔在地上,配着垃圾桶里五个用过的淡粉色TT,形成一幅让人血脉喷张的暧昧画面。

  白色的欧式大床上,沈南乔睁开眼睛,茫然的盯着天花板看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处何处。

  她从床上坐起来,身下的疼痛还很清晰。

  栗色的、如海藻般的长发披在两边,遮住了她脖子、胸口上红色的痕迹!

  身旁的男人还没醒,南乔掀开被子去浴室洗澡。

  她速度很快,只草草的冲了一下,便裹着浴袍出来了。

  男人已经醒了,正靠着床头抽烟,被子只盖到他的下腹,胸口的肌理性感且充满力道,上面还有她昨晚划出的红痕。

  听到声音,他回头,犀利的视线笔直的落在南乔身上。

  女人裹着浴袍,皮肤很白,大概是因为刚洗了澡,呈现出淡淡的粉色,她站在那里,容貌倾城,足以自成风景。

  “说吧,多少钱?”

  莫北丞醒的时候,看到床上的血迹了,不止一处。

  估计是昨晚要的狠了,伤了她!

  南乔‘哈’的笑了一声,走到沙发上坐下来,漂亮的眼睛眯起,“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用钱解决这种事。”

  莫北丞脸部的轮廓线条冷峻且凌厉,干净利落的短发下,一双黑眸锐利如鹰。

  他眯了眯眸子,“那你想要什么?”

  “要你的人。”

  “”

  “娶我。”

  “心还真大,”莫北丞讥诮的冷笑了一声,虽然他平时对女人也冷淡,但基本的尊重和绅士风度还是有的,他能说出这么不屑的话,足以说明,南乔的话惹恼了他,“一个晚上就想当莫少夫人,真当自己矜贵了?靠上床来达到目的的女人,和妓女有什么区别?”

  对于他极具羞辱性的话,南乔半点没放在心上。

  要放在心上,那也得有心才行啊,而她沈南乔,有吗?

  有过,在几年前就碎的不成样了。

  “若换成其他人,这一夜还真不能把他怎么样,但您不同,您是军人,您身上代表的,那是国家的荣誉,”她盯着男人阴沉的脸,“但要威胁莫三少,没点实质性的东西还真不行,所以昨晚,我录像了,也非常不巧,我反抗了,而视频真实有效的记录了您不顾我的意愿,强行与我发生了性关系。”

  房间里的气氛剑拔弩张。

  南乔几乎以为,床上的男人会掐着她的脖子逼迫她删除视频,但是没有,莫北丞只是眯着眼睛看着她。

  那样的目光,南乔作为一个女人,实在不敢与他对视!

  几分钟后,他掀开被子下床,未着寸缕的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拉开门走了。

  南乔深出一口气,仰头靠着沙发,闭上了眼睛。

  手机在响,她看了眼来电显示,接通:“木子。”

  “南乔,昨晚我给你药,一次只能吃一颗。”女人的语气很重,似乎料到她不会太听话。

  “你昨晚说过了。”

  木子给了她三颗,她怕会在紧要关头出变故,全吃了,到现在,身体还有隐约的灼热和不舒服感。

  “那种药多少有点副作用,你别为了”木子话锋一转,“把自己身体搭进去了。”

  “嗯。”

  莫北丞出了房间,拿手机熟练的拨了个号出去。

  等接通的同时,也在等电梯,薄唇紧抿,一身生人勿近f的冷漠气场。

  那边的人好像还在睡觉,一接通就满满的起床气,劈头盖脸的道:“你一大清早的不陪你女人在床上快活,是阳痿还是肾虚了。”

02

  莫北丞捏了下眉心,“我昨晚喝的酒里面加了东西,你帮我查一下。”

  “艹,”那边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没出什么事吧?”

  男人眸子一深,走进打开的电梯,按了一楼的键,“没什么大事。”

  “那就好,你现在正好是升中将的重要关头,可丁点儿都经不起马虎。”

  “”

  “嗯。”

  他已经提交了退伍资料,但还没审批,事情没定之前,先不说了。

  南乔在房间里又睡了一觉,醒的时候已经傍晚了,退了房离开,开着车一时不知道去哪。

  最后想着还是去木子那里喝一杯,自从三年前那件事后,失眠已经成了习惯!

  木子在皇家一号娱乐会所上班。

  她去的时候,正是最忙的时候,木子忙着给客人送酒,“南乔,你先坐,我忙完这一阵来找你。”

  “好。”

  南乔点了杯BlueMargarita,手撑着下颚,看着舞台上热辣的钢管舞,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尖叫声混在一起,形成了夜店特有的喧嚣。

  “怎么这个点过来?”木子将她手里的酒撤了,让调酒师拿了杯果汁给她,“别喝太多了。”

  “无聊,过来找你聊聊天,最近怎么样?前段时间不是说要升经理?”

  “嗯,已经升了。”

  灯光太晃眼,南乔刚开始没注意,这会儿近了,她才看到她身上的制服和以前不一样。

  她正准备让她再给几颗药,敏锐的察觉到身后有一道犀利的视线落在她身上,这道视线不陌生,她早上才见过,之所以背对着都感觉出来了,是因为一般寻常男人是没有这么犀利的目光的。

  像狼一般,带着毁灭性的锐利!

  南乔回头,莫北丞就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一身衣服很修身、干净利落,漆黑凌厉的眉毛下一双冷淡的有点透明的眼睛正盯着她和她身边的木子。

  男人朝着她走过来。

  “南乔。”木子有点担忧,她在这种声色场所上班,见过各色的男人,却从未见过气场这般凌厉的男人。

  “没事,你去忙吧。”

  木子走了,莫北丞也站在了南乔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沈小姐,我们聊聊。”

  “好。”

  莫北丞带她去了二楼的包间,开了灯,橘黄色的灯光倾泻而下,让气氛都变得柔和了。

  “刚才那个人,是你朋友?”他开门见山,昨晚是他从部队里回来的第一天,和几个朋友就在这里聚的,都是信得过的,不会有人做这种下三滥的事。

  “嗯。”

  “昨晚的事,沈小姐难不成不该给我个解释?”

  “解释?”南乔理了理散下来的头发,“你睡了我,这么直白的事,还需要什么解释?”

  男人讥笑了一声,“不在我杯子里加东西,我能睡了你?”

  “”灯光下,她的肌肤白的过分,“证据呢?”

  女人抬头,眯着眼睛看他,一字一句道:“我给你下药,证据呢?”

  话音刚落,身后的门就开了,木子被人钳着手脚推了进来,狼狈的摔在了地上。

  南乔看着摔倒在地上的木子,全身的血液都冲到了头顶,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但表面还是一派冷定自若,“莫三少,您这是什么意思?是打算屈打成招?还是用她来换我手里的视频?”

  “如果是我强了你,我愿意负这个责,但我莫北丞最讨厌被人威胁,还是被人算计了再威胁。”

  包间里很安静,南乔垂眸看着地上的木子,睫毛轻轻的颤抖了几下。

  “莫三少说说你想怎么办吧。”

  莫北丞低头点了支烟,不是打火机,而是用的一根长柄火柴。

03

  他叼着烟,用手遮住火光,烟雾熏得他眼睛微微眯起,“拿钱,了事。”

  南乔抿着唇,半晌,拽住衬衫往旁边一扯,扣子崩落,露出大半个前胸,上面布满了青紫的红痕,昭示着昨晚有多激烈。

  莫北丞眯了眯眼睛。

  包间里还有人。

  她就这么直接将衣服扯开了大半,虽然那两名保镖站在她后面,看不见,但这女人

  “南乔。”

  木子从地上爬起来,伸手从后面将她抱住,慌手慌脚的将她的衣服陇上,“别这样,南乔,别。”

   她知道,南乔的心死了,这具身体于她就是一个物品,所以,她才这么不放在心上。

  “莫三少,你觉得这身痕迹拿多少钱能盖住?”她推开身后的木子,往前跨了一步,“我连自己的命都没看在眼里,会在乎别人的命?”

  莫北丞咬着烟蒂,露出上下两排森冷的牙齿,眯了眯眼睛:“药是你下的?”

  南乔沉默了两秒,“不是。”

  “沈南乔,”男人盯着她的眼神漠漠的,声音里却带出一股子狠劲,一个下午的时间,他已经将面前这个女人的底细了解透彻了,“想嫁给我,也要看你够不够那资格,以为凭着一段AV视频就能威胁的了我?你是高看了自己,还是小看了莫家?”

  男人说完,直接掠过她走了!

  南乔的脸色苍白如纸,背心被薄汗打湿,这会儿才觉得冷,那种沁入骨髓的冷。

  “南乔,”木子的身体抖的厉害,唇也抖得厉害,“南乔,莫家我们惹不起,莫三少我们更惹不起,听我一句劝,算了,我们再想别的办法,总会有办法让”

  “是,还有个办法。”

  南乔出了皇家一号的大门,要下暴雨了,风刮着树叶在半空中打旋,头发被吹得糊了她一脸。

  她本来想去开车,但看到前面红绿灯处有交警查酒驾,只好放弃了!

  一辆黑色的奔驰G级从身边呼啸而过,轰鸣声刺耳,她皱眉去看,只看到车屁股后面滚滚的浓烟。

  南乔回到家,已经十一点多了。

  她直接拿了浴巾去浴室洗澡,身下疼的着实厉害,一沾水,更疼的她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身上累的跟散了架似的,本想泡个澡,这会儿也没心思了,只草草冲了个涼,就躺下睡了!

  第二天醒来,身下的疼已经从撕心裂肺到不能忍受了,一动就疼的全身冒汗。

  南乔在心里将莫北丞的八辈祖宗都问候了一遍,才强撑着换好衣服,用手机挂了妇科的号,洗簌完,又吃了两片烤面包,开车去了医院。

  车是昨晚她回家后,让木子找信得过的代驾给开回来的,钥匙放在门口栽绿箩的花盆里!

  早上的医院人挤人,南乔坐在外面等,离她排的号还差十分钟。

  她捂着唇打哈欠,打到一半,视线自然一抬,就看到莫北丞了。

   黑西裤,白衬衫,雪白的领子熨烫的笔挺周正,透着种凛然难以接近的感觉,他是陪着个怀孕的女人来的,过道人太多,他一只手搭在那女人的腰上,另一只手微张,将她和人群隔开。

  视线对上,又很快错开。

  寻常的不能再寻常!

  “沈南乔。”护士出来喊号。

  南乔起身走进诊疗室,莫北丞瞧着她别扭的走路姿势,眯了眯眼睛,他想起酒店床上的几处血迹。

  淡粉色的门关上,南乔坐在病人看诊坐的椅子上。

  “哪里不舒服?”

  南乔有点难以启齿,脸绷得很紧,尽量四平八稳的道:“撕裂伤。”

  再怎么表现的淡定,耳垂上还是泛起了薄薄的红晕。

  “”

04

  医生看了她一眼:“去里面床上躺着,脱一只裤腿,双腿分开放在托架上。”

  检查完,医生尴尬的咳了两声,“第一次,还是要注意分寸,不要太激烈,裂口有点大,需要缝针,起码一个月不能再有性生活。”

  “”

   南乔拿着卡去一楼缴费,护士开始喊下一位病人,莫北丞扶着身旁的女人站起来。

  她目光闪了闪。

  病房里,莫北丞问医生,“刚才出去的那位,看的是什么病?”

  莫七染见医生一脸怪异的看着莫北辰,急忙拉了拉他的衣袖,“哥,你要不要这么猥琐?人家看妇科,肯定是女人病,你问来干嘛?”

  “”

  猥琐?

  一个已婚妇女居然嫌他猥琐?

  医生抽了抽眼镜,“你是她男朋友?”

  “”莫北辰没说话,从烟盒里含了支烟,“我出去抽支烟,有事给我打电话。”

  莫七染脑子打了两个转,反应过来后惊讶的瞪大眼睛,她哥的性子她最了解,冷情冷血,怎么会无缘无故的问一个陌生女人的事,还是这么私密的事。

  “哥,她和你”

  她原本想问是不是男女朋友,就看到莫北丞拧了下眉,淡淡道:“意外。”

  意外?

  意外的意思是上过床了?

  还有比这个更劲爆的消息吗?

  “哥,你终于破处了啊?”

  医生想到沈南乔的伤,本想训斥几句,被莫七染的话一堵,尴尬的改口道:“经验不足,就更该克制了,不要尝试高难度的动作和过长时间的运动,那位姑娘外阴几处撕裂伤,最长的有34厘米,都发炎了。”

  莫北丞:“”

  “哥,你是在部队里憋疯了吗?”

  南乔拿了药,路过走道时,正好看到倚着廊柱子抽烟的莫北丞,他拧着眉,脸上的轮廓分明,身姿修长,衬衣底下全都是坚韧有力的肌肉。

  他看到她了!

  那双眼睛冷淡的有点透明,南乔却清晰的知道,那份透明背后,是怎样的无情和狠戾。

  莫北丞迅速扫了眼她手上的药,直起身子,“视频呢?”

  南乔的手指紧紧攥着,手心微潮,她没料到莫北丞会突然问她视频的事,她以为,像他这么高高在上的男人是不屑看到自己被设计后,神志不受控制的狼狈模样的。

  男人漆黑的眼睛深深的看着她,唇角勾起一道似讽非讽的冷笑。

  南乔知道,自己再不说话,他就要怀疑了,“没带。”

  走道上人很多,莫北丞俯过身,压低声音道:“是没带还是没拍?老子是吃了春-药,不是醉得不省人事。”

  那晚,他只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占有欲,并不是神志不清。

  房间是之前言瑾之给他定的,里面不可能有任何监控设备,视频这种事,也就当时起个震撼的效果,之后根本经不起推敲。

  他是军人,拥有比常人更敏锐的洞察力,如果真有证据,也只有他睡着过后。

  但那并不能起决定性的作用!

  南乔脸色雪白,她咬着唇,紧紧的攥着药袋子。

  莫北丞没再说话,掐了手里的烟,走了。

  “莫北丞”

  “里面那个是你女朋友?”难不成,是调查的资料出了错?

  若是换作以前,这样一个卑劣不择手段的想要嫁进莫家的女人,莫北丞还真不屑理她,但他居然只是沉吟了两秒,道:“我妹妹,不过我也有女朋友,在美国,是个著名的芭蕾舞蹈家,所以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那晚的事,抱歉。” 

   他背对着南乔,所以没看到她的脸色在他说他女朋友是著名的芭蕾舞蹈家时变得有些阴沉,眼里是不加掩饰的冷漠恨意。

  著名的芭蕾舞蹈家——陈白沫。

  算起来,已经很久没见了!

  她兀自出神,连莫北丞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05

   南乔从医院回去,冲了个澡,躺到床上准备睡一会儿。

  她刚从美国回来,时差还没完全倒过来,加上她本来就睡眠不好,一整天都是头晕脑胀的!

  睡之前,她给刷了刷朋友圈,手机就随手搁在枕头下了。

  半梦半醒,被铃声吵醒了。

  “喂。”她的声音沙哑无力,一听就是在睡觉。

  “沈南乔,你是有多大的胆子,敢曝莫三少的春宫照。”

   南乔本来脑子就晕,被时笙这气势轩昂的一吼,更晕了。

  “什么春宫照。”

  那头,时笙好半晌才出声,估计是对她无语,“自己看新闻。”

   挂断电话,南乔打开腾讯新闻,头条:莫三少和不具名女士酒店缠绵一整夜。

  照片质地模糊,她的脸还打了马赛克,但该看到的还是能看清楚!

  这是事后,莫北丞抱着她,睡的正好。

  虽然没有实质性的动作,但两人光裸的身子、身上暧昧的痕迹,床头柜上颜色醒目的几个撕开的TT包装袋

  她伸到他身后的手没有入镜。

   看起来像是在拍照。

  新闻刚发没多久,下面的评论已经有一万多条了。

  猛男,我要跟你生猴子。

  终于见到一夜七次的战神了。

  肾好,我也好。

  她翻了几条,将手机关了扔到一边!

  现在的人都这么饥渴吗?

  一夜七次

  没体验过,站着说话不腰疼,她到现在还疼着呢。

  南乔在床上又躺了一会儿,她就早上吃了两片烤面包,这会儿已经三点了,饿得不行。

  换了衣服准备出去吃饭,拉开门就看到斜靠门框站着的莫北丞。

  他抽着烟,看向她的目光冷冽、嘲弄,稍稍一侧身就把南乔压在了半开的门上。

  门承不了力,‘咚’的一声撞在后面的墙上。

  他与南乔的脸近在咫尺,男人独有的清冽气息强势地侵占了她的所有感官。

  南乔本能的排斥他的靠近,但理智却让她站着没动,“莫三少,这一大清早的就这么大火气,干嘛呢?”

   莫北丞‘呵呵’冷笑,“我以为你是跟我睡上瘾了,才会这么不折手段的要嫁给我,想被我睡一辈子。”

   即便南乔再不在意,但这极具羞辱的荤话,还是让她脸色发白。

  “”

  她没有解释,就算解释,这个男人也不会信。

  角度、动作、她之前用来威胁他的话,都对上了。

  现在说照片不是她拍的,也不是她发的,谁会信?

  “照片而已,我这儿还有动态版本的,莫三少这么好的体力,说不定还有导演找您拍电影呢。”

  到现在,她还痛得厉害。

  这样的姿势,更让她痛得全身冒汗。

  “沈南乔,我当真是小看了你。”

  莫北丞脸上,是一种愤怒到极点的冷。他强悍的将南乔推进去,反手甩上门,虎口贴着她下颚的弧度,滚烫粗粝的触感让她忍不住往后缩了缩!

  男人和女人在力道上,天生差距就悬殊。

   南乔被莫北丞禁锢着,在玄关处‘乒乒乓乓’的一阵胡乱撞击后,跌倒在客厅的沙发上。

  “恩——”

  她被反弹着又一次撞在男人结实的胸膛上,疼得忍不住低吟了一声。

  然而还没等她做出进一步的反应,男人的手已经覆上了她的牛仔裤,动作极其粗暴,粗粝的布料弄疼了她。

  南乔按住他的手,笑得妩媚明艳:“三少,别这么急,我去冲个澡,昨晚在医院病床上躺了大半天,你闻闻,身上都有味儿了,要不,你先看会儿电视?”

  “要不要一起洗?恩?”他俯在她上方,低头在她耳垂上咬了一下,瞧着她一脸的假笑,越发的凶狠阴戾,“既然目的达到了,总要给我点补偿,喜欢什么姿势,我们今天再来重温一遍。”

   他突然起身,将南乔抱起来,一脚踹开卧室的门,将她趴着按在梳妆台上,“要不,今天我们换个劲爆的?”

  南乔静静的看着镜子里一脸怒气的英俊男人,“我不介意,三少喜欢就行。”

  莫北丞最终还是什么都没做,他没那么重的口味,在镜子前对一个身上有伤的女人做那种事。

  他这辈子没被人威胁过,何况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突然来了点兴趣。

微信图文空间有限,阅读余文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获取更多精彩内容哦!

阅读原文

100000+ 分享给好友
标签: 身体  双腿  让我  医生检查